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军政档案的博客

爱我中华 强我国防

 
 
 

日志

 
 

国家治理“公路三乱”18年 艰难堪比敌营十八年  

2013-01-12 23:18:35|  分类: 网络看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2月22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交通部门为养队伍纵容上路罚款》,以下是节目实录:

  从1994年国务院发出关于禁止在公路上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的通知,到现在已经十八年了,然而公路三乱依然怵目惊心。那么司机和货主们该如何与违法的路政交通人员斗智斗勇呢?

  一、连续曝光邢台依然违规治超

  尤维涛,河北邯郸的货车司机尤维涛说,今年二月份,他本是专门给邢台送货的,不过随着屡屡被罚,他现在已经很少接邢台的活了。他说:“因为我是拉的邢台的活,我让他们把超限的部分卸了,他们不给卸,说只要你把钱交了就可以,我坚持卸货,他们就是不给卸,最后收了钱。”尤维涛和他的同伴在邢台市交通局的门口,等了近2个小时,才见到了交通局法制科科长张占军。今年12月初,时隔大半年后,尤维涛说,2月份那次投诉没有任何效果,就在前几天,他在邢台市平乡县又遭遇了一次罚款。他说:“正在正常行驶的时候,来了一辆白色的私家车,强行到我货车前面进行拦截,开始我以为遇到抢劫了呢,也不敢停车,然后一直就这样持续走了一段时间,又来一辆车,两辆车前后夹击,因为怕出事故的原因,把车停边上了。”尤维涛说,11月21号凌晨,他和同伴们开着三台拉运钢材的货车,在路过邢台市平乡县境内时,突然被强行截停,随后他们才知道,拦住他们的是平乡县的路政人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公路上非法设卡、收费、罚款和拦截车辆公路超限检测站管理办法则指出,公路超限检测应当采取固定检测为主的工作方式。在利用移动检测设备等流动检测方式进行监督检查时。经流动检测认定的违法超限运输车辆,应当就近引导至公路超限检测站进行处理。而尤维涛的车辆被没有任何检测设备的路政人员扣下来,直接被要求开进了这个停车场,用附近的商业地磅过秤后,被认定为超载运输。平乡县的执法人员也承认,他们这并没有检测站。

  在被扣了一天后,尤维涛交纳了三台车17400元的罚款,再加上1100元的车场保管费,没有卸货,就被放行了。而根据公路超限检测站管理办法,对运载可分载货物的,应当责令当事人采取卸载、分装等改正措施,消除违法状态;严禁对未消除违法状态的超限运输车辆予以放行。尤维涛还告诉记者,虽然这三张收款收据上写的收款单位是工商银行邯郸钢北分行,但实际上是当场交的现金,并且整个处罚过程没开具任何法律文书。

  尤维涛说:“当场收缴罚款以后,他们任何的法律文书,都没有给我开,包括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停驶公路通知书,处罚决定书,没有,只有一张收据。”

  再次见到尤维涛时,他正在搜集相关证据,准备向邢台市相关部门再度提起投诉,尤维涛自己从头到尾,完完整整地抄写了两遍道路交通安全法,行政处罚法,做好投诉准备。不过尤维涛也承认,他和同伴被平乡县查扣的车辆确实是超载运营。他说:“这个问题我真是想不到解决办法,现在运价这么低,油价这么高,你说你不超,货运市场运费相当低,竞争相当激烈,你不超载根本赚不到钱,跑一趟要赔钱。”尤维涛说,他的货车从邯郸运送钢材到平乡,现在厂家每吨运费只能给到45元,去掉配货站等中间环节,最后每吨运费拿到手就是35元,如果按标准载重,每台车只能拉30吨,这样一趟运费就是1000元左右,但从邯郸到平乡仅油钱就需要1200元,如果不超载,每趟仅算加油费就要赔200元。即使是这么低的运费,活也不好找,所以现在只能超载运营。

  一年时间,我们两次看到了河北省邢台市路政部门存在的罚款乱象,虽然经过媒体曝光,但是没有任何改观。在采访尤维涛的时候,他一字一句抄写道路交通安全法和行政处罚法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维涛说,虽然自己超载是有错在先,但这并不应成为执法者乱罚款的理由,罚也要依法。事实上,已经有很多司机和货主拿起了法律武器。

       二、齐齐哈尔路政人员讨价还价收黑钱

  朱凤鹏,云南玉溪鹏程运输有限公司法人他说:“我们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也是纳税人,对不对,我不偷我不抢,我怕你干吗,你拦了罚我的款,你找出理由来,我犯了法了,你可以罚我,甚至你可以捆我,我不犯法,我就不怕你。”

  2011年5月,他有300多万罚款票据,这300多万是他们公司一年的罚款数额。时隔一年多,朱凤鹏再次路过北京,要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打一场标的2000元的官司。他说:“我们那个车子他根本瞧都没瞧,我们本来是5轴车,罚款说我们是6轴车,结果我们整个公司170来台车多数都是一样的尺寸,19.8米或者19.7米,他说我们是22米还是21.5米,所以他们根本瞧都不瞧,他们目的就是,拦下来目的就是要罚款。”朱凤鹏说,其实事情并不复杂,今年9月份,他们公司的一台车路经哈尔滨市时,遇到了路政部门。路政执法人员连车辆都没有细看,直接开出了了2000元的罚单。朱风鹏提起行政复议后,没有得到答复,于是向当地法院提起了诉讼。他说:“我们就是维护自己的尊严,罚了我们2千块钱,我们忍气,过来(打官司),要花到1万多2万块钱,(这还是)第一次,如果说法律没有公正的(结果),我这个事情我们还打到最高人民法院去,我们有这个决心,我们就最多拿出3%或者4%的利润出来,我们是维护我们的权利,我们要向法律讨个说法,这是我们公司已经开会商定的,一定要这样做下去。”

  朱凤鹏说,为了这场标的2000元的官司,他们从云南到东北,付出的可能要两万元还不止,但他们要的是说法。让朱凤鹏气愤的原因还在于,在黑龙江省,他们屡屡遭遇乱罚款。这是今年2月底,鹏程运输公司一位司机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拍摄的录像,在扣住车辆后,一位路政执法人员暗示司机可以暗箱操作,私下交钱放行。虽然表面上说是违规的事情不能做,但当鹏程公司的司机拿出现金时,这位路政人员张大了嘴,紧紧地盯着他数钱。在收下了1000元钱后,这位路政人员交还了行车证,驾驶证,货车顺利放行。朱凤鹏说,在河北秦皇岛,他们还曾经因为加固车辆多安了两颗螺丝而被罚款两万元,类似这样的乱罚款让他们决心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朱凤鹏说:“像我们这一次在起诉黑龙江公路局的,同时在起诉的当中,我们在起诉的当中又罚了我们两起,所以我们也不上汇报行政复议,我们就让他罚,罚了我们一起去,一起去上法院,如果说我们赢了,赢了之后我们要求国家赔偿。”

  朱凤鹏的公司现在聘请了常年法律顾问,同时注意培养司机的维权意识,在遇到罚款时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据理力争。2010年,他们公司全年罚款接近300万,2011年就降到了不到20万,即使是这20万罚款,他们也全部提起了行政复议,80%也就是十五六万元的罚款得到了返还。他说:“就说在人们意识当中就说是,你拦下来了,包括以前我们都这样,一拦下来之后,师傅你少罚一点,我不要票,自然而然就把这些人的习惯就变成了一种自然,他们很自然的东西,确实这么一回事情,包括我们公司,通过两三年,通过这两三年,确实比以前好得太多了,有些也在说,我们要专门罚你们公司的,你们公司专门请法律顾问,但是他们说是这么说,他们实际操作那你就罚,你就罚,你罚了试试看,说是这么说,他们也不见得罚,我们就很舒心,也就走了。不是罚钱的事情,我们是老百姓又是纳税人,是一个人的尊严的问题。

  在对朱凤鹏的采访中,有一个词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那就是尊严。今年55岁的朱凤鹏只读过小学二年级,但他时刻提及的尊严两字提醒我们,对于货运司机和车主来说,治理公路三乱带给他们的并不仅仅是减少成本,更是平等与尊重。不过我们的记者在调查中也发现,虽然司机们的法律意识在增强,但现实整个运输企业都已经陷入了全行业违法的困境,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三、大件运输公司一年利润一半交罚款

  “这都是一个车的罚款。这不,河北高速交警罚款,一个就1000,单车的一个1000,高速路政罚款160,还有底下平遥高速路政罚款160,龙门高速交警罚款200,这都是全没有票的。”

  这是西安老侯大件运输公司的一位司机,他给记者看的是随身携带的记帐本,上面记载了今年9月份以来一台车的罚款记录,3个月的时间罚款就达到了15000元,并且多数没有票据。在记帐本上,司机用整齐的字体写下了这样两行字: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司机说,这是他跑运输时路过一家店铺门口时看到的,特意记在了本上。他说:“当时我们就考虑,我们也是给老板打工,老板挣钱也不容易。我们出来沿线路政、交警他们罚钱,他们根本就不要票,我们也不敢要票,如果一要票他们就罚得更多。那算正规的罚款,他们也装不到腰包,因为我们只有自己掏钱,少要一点,不要票,少打假,还可以少出一部分钱,就这样子,要不掏钱更多。”

  公司负责人老侯说,公司9台车,每台车都有一个类似的记帐本,一年下来,总的罚款和灰色支出是个不小的数字。一年罚款和灰色支出八九十万,占到全年总利润一半。而在这八九十万中,处理吃拿卡要等人为关卡的投入占到了一半。在老侯的办公室,这张表上是一些省份跑手续需要的流程,从这上可以看出,没有两个省完全一样。老侯说,很多时候问题就出在这些程序上。关键的问题就说是正常办,它手续很复杂,期限法定时效非常长,像有的省份规定必须提前三个月来申报,你想我们一个省再走三个月,那要穿州过省走上五六个省就得两年,估计到地方,设备都锈完了,都不用往那拉了,直接往废品站送。

  为了应对这些程序和流程,老侯他们已经摸索出了一套成熟的经验。他说:“就是给路政人员拿小费。不拿小费的话,他就不顺利地开,要不你就等个三五天,要么就是他给你挑毛病,我们比较一下,我们一天600、700块,一个车600、700块,直接费用,我还不如花个300、200块钱给他,他很快给我们开,还有的是再到大厅,他说你这儿,申请了我们15天以内给你批,我们也受不了,所以没办法,委曲求全,想方设法给他送点钱,他们表面上不要,实际上他通过卡,刁难,实质上就想要点他们想通过安全的方式拿到钱

  老侯公司的一台车没有任何明确原因就被山西省永济市的交警部门扣在了高速公路口,连续两天寸步难行,记者赶到了这里。司机们告诉记者,交警部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就扣下了他们的证件,他们只能等在这里。记者随即以货主的身份赶到了位于永济的山西省交警总队四支队四大队,在经过交涉后,交警大队负责人同意返还相关证件,但提出禁止货车上高速,而老侯公司办理的超限证却规定货车必须走高速公路,面对这一困境,交警负责人给出了这样的回答。老侯说,两天的时间白白耽搁,并且任何部门不会给予任何说法,只能自己承担损失,类似这样的情况,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除了这种随意被卡住,对于老侯来说,还有更大的困惑,那就是各部门、各省之间的标准不一致。

       四、标准不一法规打架交通部门为养队伍纵容上路罚款

  云南玉溪鹏程运输公司的朱凤鹏说,虽然一年多来,通过依法维权,公司的罚款直线下降,但是在日常运营中,他们还是经常遇到困惑。他说:“像我们那个车辆,它公告上,公告上是16.4米,16.4米那个发改委给了公告,对不对?生产厂家按照公告,你生产出来,我们是买了,有合格证有国家的公告,又经过公安部、交警队落了户,那交通部,车货总长不能超过18米,超过18米,他又说是你,是你超限了,你说我们那16米的车,再加上头是5米几,就是19米几,你说一路上他要罚你,你这个超长,我部里面的文件是只有18米,你这个19米几了,你还是要被罚,你说到底是公安,公安错了还是发改委错了,到底是哪家管哪家,我们老百姓怎么去经营,这是很现实的东西。”朱凤鹏说,除了标准不一致让他们无所适从外,不同执法部门的尺度不一致更是让他们苦不堪言。尤其是运政、路政是最糟糕的,运政、路政,现在公安,他毕竟是,说得不好听点,他是正儿八经执法的,他是受过培训他还一般不敢乱来,你确实罚,他们罚的也不多,特别运政、路政,橡皮式的罚你,他可以罚到你十万,可以罚到你2千,可以罚到你200,这个尺度很大的,老百姓很头疼的,特别是驾驶员苦不堪言。

  河南省西峡县的维权司机王金伍也注意到了朱凤鹏提出的问题,他说,公路运输管理确实存在着法规多、相互不统一的问题。以目前货运车辆被罚最多的超载来说,有处罚权的有四个部门以及道路收费部门。交警以车辆行驶证核定吨位认定“超载”,城管是以道路禁限重量标志牌认定“超重”,按照17年前的《城市道路管理条例》进行处罚。运管往往按《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中“未经许可擅自超限”处理,收费站既不参照行驶证,也不参照车辆轴数和公路禁限重量,而是以车型认定“超重”,按《公路收费条例》规定的,一旦超过标准按几何倍数递增收费,依据的法规不同,处罚的标准不同。

  王金伍说,再以对车辆货物超宽、超高、超长行为的处罚来说,公安部门只有200元以内的罚款额度,但交通与路政部门对“超限”可罚款30000元以下,同样情节的罚款竟然相差150倍。车辆改变颜色,公安交警部门罚款500元以下,而道路运输部门则罚款20000元,同样情节的罚款竟然相差40倍。事实上就是部门利益,他们作为执法的,他们都懂得是法大还是法规大,应该遵照国家(规定)后法优于前法下位法服从上位法,他们执法部门比货车司机懂得,但是就是强调的对自己有利的他才做。王金伍说,1994年7月20日,国务院首次作出《关于禁止在公路上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的通知》,2000年交通部、公安部、国务院纠风办提出,力争三年实现全国所有公路基本无“三乱”。2006年6月,交通部宣称全国所有省级单位实现公路基本无“三乱”。但2008年以后,公路三乱出现了事实上的反弹,一个重要原因就是,2008年底税费改革后,交通部门养路费停止征收,二级以下公路收费站撤销,大批交通人员转岗,增加到运管和路政执法队伍。现在尤其交通部门,以罚代养,罚款养队伍,造成队伍的庞大,靠罚款生存,王金伍与一省级交通部门在一起座谈时就说到下面罚款乱,最后交通厅主要领导私下说,没办法,保稳定,这些人要生存,不让上路,他们没钱花。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指出,从发达国家经验看,对于道路运输并不存在没有类似我国的运管、路政等部门,完全是由公安部门统一管理,只有从体制层面清理,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治理好公路三乱。

 

  五、谁在为治理公路三乱添乱?

  一辆什么样的车能够合理合法安全地跑在一条什么样的道路上,在一个国家之内应该有统一的标准。但是我们吃惊地发现,不但各省之间的标准不统一,连各个部门之间也不统一。交警、路政、城管、运管、收费站,五管齐下,把运货的车辆当成了唐僧肉。早在很多年前,就有全国人大代表在提案中建议全国统一处罚标准,创造有序运行的道路交通,但至今这一乱象并没有得到纠正,显然受到地方保护主义和部门保护主义的反对。而我们注意到,对超载超限处罚标准较宽的往往是经济发达地区,经济落后地区反而处罚得更严。这背后其实反映得是发展理念的差距。罚款再多,那也是小钱,物流不畅通,经济怎么会有活力?希望那些规章制度的制订者能从发展大局出发,认真考虑如何为物流服务,而不是把它当成唐僧肉。

该文章转自:浙江在线之时政新闻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